首页 新闻资讯 媒体报道

开创“全球服务、互惠共享”的美好未来丨写在2020中国国际服务贸易交易会开幕之际

来源:经济日报

发表时间:2020.09.04

  9月初的北京,天气凉意初显,却向海内外嘉宾传递着别样的热情。作为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第一场在线下举办的重大国际经贸活动,2020中国国际服务贸易交易会9月4日在北京拉开帷幕。

  当前,服务贸易在全球贸易中的地位日益突出,已经成为国际贸易的重要组成部分和各国经贸合作的重要领域,为世界经济增长注入了新动能。

  “全球服务、互惠共享”,服贸会的主题展现了国际社会的期许。人类社会正处于高新技术蓬勃发展的历史性阶段,有更多的基础加强合作,促进全球服务贸易共同繁荣发展,开创“全球服务、互惠共享”的美好未来。以会为“媒”,正是良机。

   全球经济的重要支柱

  随着全球经济不断发展,人们在健康、医疗、旅游、教育等方面的服务型消费需求越来越大,同时,生产性服务提升制造业附加值的作用越来越显著,种种趋势让服务贸易在全球经济中的重要性越发凸显。

  世贸组织前总干事阿泽维多曾指出,服务贸易已成为全球经济不可或缺的支柱,但是,在全球贸易的讨论中,服务贸易经常被忽略,导致其对全球贸易的贡献没有被完全正确认识到。

  世贸组织发布的《2019年全球贸易报告》指出,服务贸易已经成为全球贸易中最具活力的贸易形式,并将在未来几十年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报告显示,服务贸易占全球贸易的比重从1970年的9%增长至目前的约20%,到2040年,这一比重预期将上升至三分之一。从2005年开始,全球服务贸易年均增长率达5.4%,对比之下,货物贸易增长率为4.6%。

  一系列数据体现出服务贸易对于全球经济的重要性。商务部研究院副研究员庞超然表示,按增加值计算,服务贸易占全球跨境贸易比重超过40%。此外,当前制造业服务化趋势进一步加强,货物增加值中服务贡献程度不断增大,货物贸易金额中包含一定数量的服务贡献值,服务贸易价值附着在货物贸易上,并伴随货物贸易体量增加来实现。

  对外经贸大学北京对外开放研究院、中国WTO研究院教授周念利认为,服务贸易对全球经济的重要性除了体现在增速和体量上,也体现在全球贸易治理领域。

  “服务贸易规则尤其是数字贸易规则已经成为全球贸易治理体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跨境数据流动、数据存储、数字知识产权保护、互联网服务中介责任界定、服务原产地界定、服务贸易紧急保障机制等问题都已成为国际贸易协商与谈判中的关键议题。服务贸易在全球贸易治理体系中的作用和地位越来越不容忽视。”周念利说。

  技术重要性不断提升

  全球服务贸易之所以发展迅猛,其推动力来自于多方面。

  庞超然表示:“首先,随着全球经济不断发展,城市规模不断扩大,经济聚集效益不断显现,各国服务业都迎来高速发展,服务业发展带动了跨境服务贸易需求的增加,推动了服务贸易不断增长;第二,当前,生产环节按照比较优势分散在不同国家,这些产品跨境交流自然催生了运输、通讯、物流、研发以及金融等服务业和跨境服务贸易的发展;第三,信息技术革命降低了跨境管理成本,让不同国家的企业在服务业协作分工变得可行,从而推动了服务贸易发展。”

  因此,对于世界各国来说,在信息技术等方面持续发力,是推动其服务贸易发展的有效途径。《2019年全球贸易报告》认为,如果发展中国家能够更广泛地采用数字技术,到2040年,其在世界服务贸易中的份额可能会增加约15%。

  此外,新技术的发展也在推动全球服务贸易结构发生变化。《服务贸易总协定》(GATS)认为,服务贸易可以基于四种模式开展:一是跨境交付,即服务依托互联网跨境传输;二是境外消费,即服务消费者跨越国境到服务提供者所在地进行服务消费,例如出国旅游;三是商业存在,服务提供者到东道国进行投资,通过建立一个商业存在的方式提供服务,例如外资银行;四是自然人存在,服务提供者以自然人身份到服务消费者所在地提供服务,例如一国律师到他国以自然人身份提供法律服务。

  周念利表示,基于跨境交付开展的服务贸易约占服务贸易总量的30%,基于商业存在开展的服务贸易约占50%,其他两种模式共占比不到20%。由于信息通信等技术的发展,越来越多的服务能够基于新技术手段实现跨境传输,使得跨境交付在服务贸易中的占比得到提升,并对商业存在形成了替代关系。服务贸易的结构性变化,反映出国际经济贸易呈现出明显的知识技术和数据密集型特征,技术和数据要素的重要性不断提升。

  贸易壁垒需打破

  专家认为,从国别视角看,全球服务贸易发展是非均衡的。发达经济体的服务贸易规模要高于发展中国家。目前,全球服务贸易排名前10名的经济体为美国、中国、英国、德国、法国、荷兰、日本、印度、新加坡和爱尔兰,这10个经济体的服务贸易总量占全球的比重约为50%,其中发展中经济体只有中国和印度。

  此外,发达经济体在服务贸易上普遍存在顺差,发展中经济体多有服务贸易逆差。周念利认为,这是发达经济体在服务贸易领域更具竞争力的一个表现。

  “一般说来,发达经济体在金融保险服务、电信服务、专业服务、教育服务等知识技术密集型新兴生产性服务产业上更具有比较优势,发展中经济体在服务贸易领域的比较优势更多体现在资源密集型领域、劳动力密集型领域以及与货物贸易相关的传统服务领域,如旅游服务、工程建筑服务以及运输服务。”周念利说。

  当前,政策壁垒成为限制服务贸易实现均衡发展的重要障碍。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服务贸易限制指数分类,服务贸易壁垒主要体现在对外国投资的限制、对自然人流动的限制、竞争障碍、监管透明度和其他歧视性措施等5个方面。

  尽管有统计数据显示,服务贸易壁垒在2000年至2017年间下降了9%,但服务贸易的壁垒数量仍然远远多于货物贸易。

  周念利认为,几个统计数据能说明这一点:目前,发达经济体中服务业在GDP的占比平均约为72%,发展中经济体约为54%,全球平均水平约为三分之二。但服务贸易在全球贸易中的占比仅超过20%。在财富生产环节,服务的贡献多于三分之二,但是在财富贸易环节,服务的贡献低于三分之一。这反映出全球经济体出台的各种限制性措施阻碍了服务贸易的发展。

  “在服务贸易领域开展合作,尤其是规则和制度合作是非常必要的,也有很大空间。例如,在知识产权保护、数据跨境流动和存储、自然人移动尤其是资格互认、资金跨境流动和外资准入、竞争政策、财税和政府采购等方面,各国都可以加大合作力度,共同推进服务贸易的发展。”周念利说。(经济日报记者 袁勇)

   来源: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

广告推荐